感染者故事-酷里濕

每個人都是一本獨一無二的真人圖書

真人圖書館執行快一年了,這遲來的文章早在當下就已寫好,從2017年12月申請至2018年4月拿到了新北真人圖書館的聘書開始,有五次的借閱,不看數字,但自己的身份HIV感染者能夠放在new北真人圖書館的網頁上感覺的就’’爽’’阿,在這之間也與怕三小事務所的伙伴們再成立帕思客相談室企劃,這個企劃的緣由是new北真人圖書館拒絕我的申請,於是我們就自己做,帕思客相談室借閱的人數大概有50多人,就我的感覺每次出去說一次感覺是非常好的,很多人提問問題’’你是怎麼感染的’’每當我回去想我是怎麼感染的每說一次就能更面對一次,其實我早就已經釋懷,對我而言只是再想起哪一次得記憶,好像那怕有一天我會忘記,在幾次的對外演講裡說道這是一個讓我在有限度得曝光平台讓對於愛滋有興趣或是疑問的朋友,面對面的相談,聽聽我的故事回答他們的疑問,我也會問問他們的故事,這之間沒了距離感。

從醫療開始,現在寫到真人圖書館,未來的文章會從我內心矛盾點以及不同層面,總是寫一些好的方面,我也有過荒唐或是亂七八糟的生活,喜歡我文章的朋友們,敬請期待。

喔!還是打一下廣告,如果你想借閱我聽我的故事可搜尋「new北市立真人圖書館」、「帕思客相談室」

“我做到了這就是我要的主場

5月週末的下午,依照預約的時間來到了真人圖書館,在進入圖書館那刻,還蠻驕傲是愛滋感染者可以在圖書館裡講愛滋,我做到了這就是我要的主場,隨之進入了我在新北真人圖館第一次得預約,再出了電梯就是一般民眾在借書或是在一塊討論,看影片…等,尋找著會議室,看見裡坐著一頭長髮的女孩,窗外的陽光照亮整個角落,場地還安排了一個講師桌,但我覺得離相談人有點遠有距離感,我則把椅子拿到女孩座位前,這是我想要的近距離我在她面前,我先說聊聊你背景或是你要問的問題,在預約當時圖書館已經有把問題給了我,其實我想不一定要照問題問從聊天過程中帶入相談人的問題,真人圖書館借閱時間三十分鐘,最多可延長十五分鐘,在這個過程中好多其他的故事或是現在的U=U、PrEP,愛滋治療的進步……,我跟相談人說,還想聽可以在預約我唷!離開真人圖書館會議室看著外頭很多一般的民眾,我成功的進到一個圖書館以愛滋感染者的身份說故事,你以為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喔,接下來說說我是如何爭取到這個機會。

前幾年知道真人圖書館,那時是真的愛滋權促會的社工,社工也是真人圖書館的一員,我跟的社工,感受來圖書館的學生或是要選擇什麼科系的借閱人,我在底下看著時幻起一個念頭,有機會我也要來這裡說愛滋,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兩三年。

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10月我處於一個人生低朝,非常非常的低落,原本就是愛滋權促會的志工,我也提不起任何力氣去參與愛滋團體的會議與討論,在找人生的出口同時,權促會的社工就問說要不要去真人圖書館招募去講愛滋,對噎!這或許就是我在找的出口,是在2017年12月我就上新北市真人圖書館下載了報名表,報名表的內容就是姓名、報名表的內容就是一些基本資料、分享主題及自我介紹,在電子郵件內容裡寫了

承辦人員您好,我是一位愛滋感染者,想參加真人圖書館招募,因為我是未公開出櫃的愛滋感染者,為了保護我的感染者身份我所提供的姓名是化名,照片也不是本人的生活照,我提供一次最多三位的借閱,借閱過程中借閱人不能拍照錄音及錄音,如果貴圖書館需要借閱過程記錄,可與我討論,對外公佈時請將臉部馬賽克,內部使用請盡保密責任,謝謝。」

然後信件就寄出了~時間很快的一天後我收到new北市圖書館回信

內容是因為必須要真人資料以及真實照片,所提的條件圖書館無法配合,抱歉無法接受我的申請。

就活生生被冷冰冰的電子郵件退件,沒有任何一點點討論的空間,我是要去說我的故事,其實有沒有真實姓名跟真實照片有這麼重要的嗎,之後我與愛滋權促會社工討論這件事之後暫時沒有下文。
 

歪腰這次踢到鐵板,有點挫敗,就算了吧,反正2017年的爛尾這樣吧。

就在2018年三月接到真人圖書館招募單位的電話說,在真人圖書館去找了相關法條,感染者的隱私有保障隱私,可以使用匿名與非真的照片,希望我能給新北市圖書館一個機會,請我去面談。太酷了起死回生,依照時間與真人圖書館承辦面談,一到會議室看見的真人圖書館的來了三位,其中承辦一開始就跟我道歉,當天的面談有三位,接著就是我的介紹以及真人圖書館的的提問,我也說了一些發生過的醫療侵權的故事,為什麼想要參加真人圖書館的招募,我想在於資訊爆炸的時代,網路媒體、社群軟體、紛紛報導著愛滋的刻板印象,每個人要學著去判斷這些資訊的正確性,網路裡找不到的,我以愛滋感染者的身份在圖書館成為一本館藏,你想要問的愛滋問題或是你有想看看感染者長得什麼樣子,這是一個很好面對面教育機會,我把這機會作為一起分享,我想知道來借閱者的故事,我們互相交換彼此的故事。我自己說的都要感動落淚了,承辦人員就說等審核通知。

“最後要離開的時候真人圖書館的其中一位跟我說,她也有被感染的朋友,你做這件事情很棒

這篇故事原先在2018年5月就完成了,再增加文字是8月份了,從3月份我開始以真人面對面的相談至今,接觸了將近20餘人,回答民眾對於愛滋的疑惑跟錯誤的觀念,這是讓每一次對談成就感就加一,很多時候唯有爭取該有的權益,我先當前鋒爭取到了,讓感染者知道有什麼管道可以盡一份心力,在5月份我特別問了真人圖書館我將寫下這一篇文章,但是圖書館方希望我能不要刊登,擔心提高本館錄用您沒有盡到保護當事人(匿名)的風險(或引發後續一連串未預知事件),站在保護您自己與本館為公家機構的立場上不要刊登。

真人圖書館確實是我最突破在公共場所以及圖書館官網上露出HIV感染者的館藏,我想繼續在圖書館但也想分享這次的經過,但又顧及圖書館的考量,很難拿捏我再寫內容,我是一個會把過程及爭取的經過交代清楚,唯獨這篇我刪除了一些詳細部分跟網站連結,最終我保持刊登之意,讓大家能看見文章的本意,焦安溥說過一段話

我們都是聽故事的人 我們都是說故事的人 我們都是生活在故事中的人」


焦安溥

小額捐款支持愛滋故事媒體繼續產出

四年來,有近十萬人透過HivStoryMEDIA開始關注愛滋感染者的生活,我們提供主流媒體不會提供的愛滋議題深入報導,由感染者所撰寫的生命故事,不定期人物訪談專訪等內容。讓臺灣社會接觸愛滋的面向更加多元,期盼帶來更全面的認識。

如果你也支持臺灣社會存在一個專為感染者而聲的獨立媒體,請用小額支持我們繼續製作報導內容。你的支持將成為我們製作內容時的後盾。

照片由傑瑞德克雷格Unsplash上拍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