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發病的愛滋治療日記|日常。愛滋治療病主對談

那一年,阿猴生了一場大病,在送醫治療後,才發現自己正處於愛滋發病的狀態,那時因發病感染了許多種不同的疾病。走過愛滋發病艱辛的治療歷程,慢慢地恢復到如今健康的狀態。透過這篇訪談,我們一起來了解,阿猴在這一連串「治療」與「面對愛滋」的過程當中,他的感受想法與獲得是什麼

和母親最親密的時光—王銘董

又一次我們大吵後,我們共同約嗨狀況下,充滿嫉妒又想玩的心情,矛盾的難受,當下的激動情緒我打了電話給母親,請她前來當時我們一起工作的咖啡店,前男友在遠方看著,母親正坐在我對面,聽著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謝謝她給予我這人身,成為她的兒子,這段時間始終沒放棄我,依然對我付出的心情表達,聽著聽著她和我一起流淚。

舒發泰的藍—Oliver

我還記得某天平日下午的時候,我媽跟我姊很急促地敲打我的房門(那天我睡在家裡),一打開房門,看到我媽哭得唏哩嘩啦、老淚縱恆,近乎是可以當紅牌孝女白琴的那種:「兒子啊!!! 我們家只有你一個寶貝兒子,媽媽真的不希望你怎麼樣,你也千萬不可以怎麼樣啊!啊~」。

提供愛滋領藥的熱血與困境|71恩典藥局

在交通便利與愛滋資源分布密集的台北市,其實我們很難想像在其他縣市「領取藥物」所需耗費的時間成本。愛滋指定藥局在「屏東」、「高雄」出現後,欲讓感染者的領藥更加便利。當我們把目光拉回台北市,愛滋指定藥局在這樣密集的資源下,又會扮演怎樣對於愛滋感染者具有重要性的角色。

開心,不開心?|屏東、高雄 人和藥局 羅藥師與連藥師

我們「與藥的距離」會因為政策而拉近,在愛滋抗病毒藥物開放於指定社區藥局領藥始起,縮減了愛滋感染者至指定藥局領藥的時間。但並非所有藥局都願意提供服務,我們從臺灣南端的屏東、高雄「人和藥局」看起,向第一線服務的藥師探詢這中間的真正原因與始末。

我打開廚房的抽油煙機讓香煙往上面捲。小偉

  我與她約定時間後,再次拿起了電話打給了幾個知道我感染狀況的朋友,告訴他們我打算把現在的情況告訴她,這些撐著我在當時往前走的朋友們,義不容辭地就答應我要陪著我「出櫃」;其實我記不清楚為什麼當時我想這麼做,只依稀的記得在那時候即使表面再怎麼堅強,對家裡再怎麼疏離,似乎都還渴望一些的聯繫,思考後我選擇告訴她,因為她對我來說是最能夠坦承,也最能夠接受新的事物的家人。

【7月愛滋月報-電影院】《每分120拍》(120 Beats Per Minute)

劇情設定為90年代早期,當時愛滋病(AIDS)仍肆虐帶走無數生命,「愛滋平權聯盟」(AIDS Coalition to Unleash Power,簡稱為ACT UP)巴黎分會的運動份子群起對抗社會的漠視, 控訴社會及政府的歧視、大型製藥公司壟斷科技研發的成果,更帶頭教導民眾如何防護。故事由一位團體非感染者新成員Nathan,以及一位積極投入社會運動的激進份子,同時為感染者的Sean展開。

Close
Social profile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