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觀察日記

檢索

一起看見愛滋

愛滋友善牙醫在哪裡?|觀察日記

愛滋感染者看牙醫時,經常遭遇到拒絕或差別對待,面對社會環境對於愛滋的不了解與污名,我們有那些方向可以努力讓醫療環境能夠更平等?本集節目由 愛滋權促會 林太太與 HI Dr.V 成員 游醫師(牙醫師),來談談目前他們正努力的方向,並深入分享更多「當愛滋與牙醫相遇的故事」。 跟著我們一起看下去,並且找到未來持續邁向零歧視的方向。

網黃與愛滋之間的距離,想當網黃不是簡單的事|網黃愛滋觀察日記EP03

在今天的網黃觀察日記中,我們要聊聊「網黃與愛滋之間的距離」。PrEP、U=U、PEP與保險套,各類的預防措施你最喜歡哪一種?拍片時哪一種又會比較方便呢?從不同角度切入拍片時的愛滋預防議題。

我是感染者,我可以當網黃嗎?關於現實法令中仍存在的困境,可能遭受到的社會汙名,以及來賓的觀點分享,這集節目中我們一起跳脫框架,重新思考性工作者與愛滋感染者的權益。

#HIVStoryMEIDA #愛滋故事媒體 #網黃 

※本集節目為非疫情期間拍攝。

在台灣拍片合法嗎?有哪些問題可能要注意?想當網黃不是簡單的事|網黃愛滋觀察日記EP02

很多人以為,當網黃只需用一台手機,但真的是這樣嗎?我們繼續從小鳥與小Z的經驗中,瞭解當網黃需要注意那些事情?並開始深入了解台灣性產業與性勞動者的權益,有哪些需要被關注的議題。從汙名、職業倫理到法律困境,這一集節目帶你更深入的看見性產業,並一起思考愛滋議題。
 

※本集節目為非疫情期間拍攝。

想當網黃不是簡單的事|網黃愛滋觀察日記EP01

滑開推特,你都喜歡看什麼片呢??跟著 性產業勞動者權益推動協會的小鳥與小Z,一起深入聊聊網黃的甘苦談。在拍片過程中有那些需要注意的事情?又哪些有趣意想不到的事情會發生?跟著我們一起深入網黃的世界吧!

※本集節目為非疫情期間拍攝。

疫情下的領藥指南|愛滋指定藥局觀察日記 EP02

在指定藥局經營的過程裡,有哪些困難之處?有哪些是藥師們在默默堅持的原因?本集將繼續帶你了解指定藥局的經營故事,跟著兩位藥師一起思考,指定藥局在愛滋預防與照護上,還有可能扮演哪些重要的角色。

疫情下的領藥指南|愛滋指定藥局觀察日記 EP01

在疫情之下,愛滋感染者可以透過哪些管道領藥,能夠減少前往醫院的機會?愛滋指定藥局也許是一個更便利,領取抗病毒藥物的選擇。本集節目邀請到 台灣年輕藥師協會Taiwan Young Pharmacists’ Group 李懿軒 藥師 與 71恩典藥局 洪增陽 藥師,與大家一起聊聊這些年「愛滋指定藥局」推行的心路歷程,與在疫情之中提供服務的觀察。

知識能戰勝恐懼嗎?一起思考如何改變愛滋汙名|愛滋汙名觀察日記 EP02

上一集的觀察日記,我們談到了愛滋 #內化汙名 的議題,在歧視汙名調查中受訪者的故事,第二集的節目與我們繼續聽見更多在汙名下的愛滋故事。你覺得「知識能戰勝恐懼」嗎?在U=U測不到就是不會傳染新知出現後,台灣社會和恐懼愛滋告別,還有多遠的距離呢?跟著資深愛滋美少女春美與 愛滋權促會的奕頎,一起思考並開始屬於我們翻轉愛滋汙名的行動吧!

內化汙名是什麼?從黑娃娃與白娃娃看起|愛滋汙名觀察日記 EP01

關於「汙名」與「歧視」之間有什麼差別?我們常常掛在嘴邊,想要破除汙名,究竟是什麼呢?而汙名又可能是怎麼產生的?從資深愛滋美少女『春美』的角度看起,看見汙名被個體內化的過程;並從 愛滋權促會 奕頎的分享中,聽見2017年愛滋汙名歧視調查訪談中,真實發生在愛滋感染者身上的故事。

EP2 #監所觀察日記 –

監所的一百種樣貌,收容人面對愛滋感染者相處,管理員面對愛滋收容人時,從開始的不了解到現在相處到照顧都是跟一般人一樣。

EP1 #監所觀察日記

台灣監所五大秘密大公開!如果我們認為把犯錯的人關起來、剝奪其自由仍然不夠、必須承受在獄中惡劣的對待,那麼我們剝奪的可能已經不只是受刑人的「人權」。​​你對監所的印象?去牢裡吃免錢飯,港片監獄風雲周潤發,很喜歡唱綠島小夜曲…
​​

試手氣

隨機選文

面對愛滋的一百種方法:王銘董 / 愛滋感染者社群代表

大家好,我叫做小馬。我想先感謝感染誌的蛋蛋邀請我來跟大家說我的故事。

首先我想說我想要分享的原因是,去年十月的時候我連續發高燒大概三到五天左右然後住進加護病房,燒了快40度,燒了兩個禮拜都下不來。後來我從普通病房進入加護病房反覆兩次,我就思考說:嗯⋯⋯那時候其實我的精神其實不是很好,生命很委靡,對生命已經沒有了求生的慾望,我甚至想要一死了之。可是後來回到普通病房,我就想如果我活了下來,我是不是應該要做些什麼?如果上天讓我活了下來,我應該有些事情要說有些事情要做。所以我那天就說如果我活了下來順利出院的話,我就要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

在他們學會愛我們的方式之前,我們更要好好愛自己

那時候,家人一知道我感染愛滋,情緒失控之餘,開始陸續把我的生活區域跟他們區分開來,小從碗筷;大至衛浴,同一個屋簷底下,我生生感到自己是外人,一方面要處理對自己的崩潰;一方面要處理家人的恐懼不安,我至今回想我父母說過的,最驚悚的一個疑問:「你是不是快要死了?」